100.祸巫女(1 / 2)

这上面的文字陆绊很熟悉。

这是自己抽取【狂人的知识】的时候,听到的呓语。

那时候听到的呓语癫狂而凌乱,现在看来,可能就是这位失踪的画家的发言。

字条上还有祸巫女等字样,大致串联一下,就是这个叫做万夜的画家见到了祸巫女,并且为之着迷,所以忍不住去寻找她,最后失踪了。

“所以祸巫女是真的存在的?”

陆绊又不是本地人,或者说普通的本地人也不了解祸巫女,他有些好奇。

“不存在。”

红叶当即答道。

“在神子的竞争中落败的巫女,会留在和岛大社继续工作,她们本身也是候选者,如果在任的神子出现了问题,这些巫女也有资格继承神子的位置。”

“你好像很了解这些啊。”

陆绊看了一眼那些衣服,上面似乎沾染了血迹,像是从内部浸润到外部,但衣物又没有明显的破损。

“因为我就是她们中的一员。”

红叶迟疑片刻,才说道。

“你是巫女?”

陆绊又上下打量了一番,在他的印象中,巫女都是那种清冷出尘的,穿着红白相间的巫女服,手执和弓的模样,最多旁边带个狗狗。

“你说一声‘坐下’试试看?”

他忍不住开口。

“什么?”

红叶一愣,挑了挑眉毛,随后不太确定地说道。

“坐下。”

陆绊一动不动。

“太好了,我不是狗。”

他庆幸地鼓掌道。

“我们怀疑和岛神社已经被污染了,之前派来的官方人员的报告可能被篡改,这岛上正在发生某些可怕的事情,所以我才来这里。”

对自己选择陆绊产生了一定怀疑的红叶来到那黑布遮盖的画框前,手放在布上,似乎在犹豫是否要掀开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歌岛的污染并没有被净化,反而直接侵蚀了巫女,那现在的歌岛岂不是很危险?”

陆绊看向那副画,又继续说着。

“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,万一我也是他们一伙的,专门过来钓你出来怎么办?”

“直觉。”

红叶掀开了那黑布。

一幅令人诧异的画出现在陆绊眼前。

那画绝大部分的颜色都充满了混乱,没有半点儿美感可言,反而让人想到了诸如尸体,残骸,血肉之类的词,近距离观察的话,甚至会将那颜料不均匀涂抹的凸起误认为是真正的血肉。

而画面正中央的部分,虽然能够辨认出形状,但大部分人可能更愿意自己从未见过它。

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被摊开之后的排列组合,像是要将“人”这个概念从生理上彻底颠覆一般,将不同的躯体安放在了不同的位置上,完全解构了人类的每一寸血肉,只有最反社会反人类的家伙才能绘制出这样的画卷。

陆绊挑了挑眉毛,他很清楚,这画要是普通人看了,可能只一眼就要折磨神经,稍微承受能力弱一点的,估计当场呕吐晕厥都是小事。

红叶也稍稍避开视线,看向别的地方。

“这是万夜最后留在屋子里的画,我认为他的脑子已经不正常了,受到污染和侵蚀之后,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错乱,有的可以用神社的手段平复,有的则无法挽回。”

陆绊见红叶将黑布盖上,才有些后知后觉。

“所以你是想要我协助调查?”

“你看起来不像是专门来参加诗歌祭的,更像别有所图,不过没关系,至少现在,我们的目标一致。”

红叶颔首道。

“这倒是。”

陆绊不介意多一个朋友,关键时刻还能帮自己一把。

而且红叶知道的事情明显更多,对陆绊而言,信息越多,任务探索度就越高,收益多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