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7.难道他是无辜的?(2 / 2)

“我们是专业的警察,这些都是例行公事。”

何有乌坐直身体,说了一句。

“你说一说你今天的行程,然后是怎么发现尸体的?”

陈丹参拿着笔,开始进行取证。

“嗯,我早上起床之后吃早饭,然后学习了一下几种常见的电影转场技巧的运用,之后是午饭,后来看了会儿视频,就去阳台光合作用,然后和我的空气朋友聊了会儿天,秦天天找我吃饭,我就收拾了一下出门吃饭了,我们两个一直吃到刚才,出门的时候,门口垃圾桶有野猫,我们就看到垃圾桶里有那只手。”

陆绊简单陈述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安排。

“光合作用......是晒太阳?”

何有乌嘟囔了一句,又注意到了陆绊话语中另外的词。

“空气朋友,那是什么?”

“就是看不见的朋友,他就站在那儿。”

听到陆绊的话,何有乌陡然一惊,他感觉这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,好像身后有什么人在对他吹气。

一旁的陈丹参脸色也有些难看,他感到脖子有些僵硬,缓缓回过头,看了一眼身后。

空荡荡的墙壁,什么都没有。

“你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

刚刚看完身后的何有乌,冒出冷汗,提醒一句。

两人又询问了一些问题,才让陆绊离开。

等到离开之后,两位警察同志沉默了一段时间,何有乌站起来,打开门确认了一下门外,才坐回来,看着刚才的笔录。

“最近的杀人案,凶手都将受害者的尸体分解处理,这一次这个应该也是其中一起。”

“他表现得有点刻意,尤其是空气朋友之类的说辞,就算是精神病人也太夸张了。”

“可如果他真的是犯人,作案时间从哪里来,他为什么要主动报警,让自己成为第一发现者?”

“根据犯罪心理学,有的愉悦犯会回到自己的作案现场,当着警察的面离开,说不定就是为了这个。”

“会不会有模仿作案的可能性,如果这案子被归类到连环杀人案的话,只要有一起被排除嫌疑,就代表所有的案子都会排除他,要是模仿作案,他就能从其他案子上获得不在场证明了。”

“可是这案子的情况我们都是向公众保密的,只有内部人才知道,他怎么了解细节的?”

何有乌和陈丹参两个人你一言,我一句,不断分析着陆绊是犯人的可能性。

直到,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,才令两人回过神来。

何有乌打开门,赫然看到门口站着陆绊。

“有、有什么事吗?”

他有些心里发虚,这里可是派出所,陆绊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危险举动吧?

“刚才走得急,才发现我朋友好像被锁在办公室了,我来接他。”

陆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。

“???”

两名警察面面相觑,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。

“那我们走了。”

陆绊挥了挥手,从走廊转角消失。

“......他是认真的?”

何有乌只觉得有点发虚,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。

“应该只是回来看看情况吧......”

陈丹参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,听了一段时间。

“另外那个女孩的笔录也做完了,和陆绊的基本一致,如果他们没有提前串好口供,那估计两个人应该是没有重大嫌疑。”

他说出了同事那边的消息。

“不会吧......”

何有乌觉得,陆绊这种长得帅又行为举止风度翩翩的,不去当那种电影里的连环变态杀手,简直糟蹋了这个长相。

“难道......他真的是无辜的?”

*

周五了,求推荐票,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