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4.草地(2 / 2)

啪——

袋装的压缩干粮落在了司机身体的旁边。

“......!!!”

没有轻举妄动的“猎犬”看到,司机旁边的泥土,竟然开始蠕动起来。

那黑色的泥土仿佛有了生命,微微蠕动,接着,在那一袋压缩干粮下方,一点绿色冒了出来。

那是新绿的嫩芽。

手电筒照耀的区域之外,世界寂静而黑暗,而在那光圈之内,某种生命正在孕育而出。

一小撮草从黑土里钻出来,覆盖了压缩干粮,只片刻后,那压缩干粮便不见踪影,只剩下一小块绿草。

“救...救......嘎...嘎嘎嘎呱呱呱......”

司机求救的声音逐渐改变了音调,变得扭曲起来,最终成为了先前陆绊和“猎犬”听到的诡异声响。

陆绊和“猎犬”绕着司机移动了一小段,随即看到,那司机的双眼之间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,绿色的草生长在那伤口处,从司机的眼睛,耳朵,鼻孔,嘴巴里长了出来。

“嘎嘎......救...救救......”

那些草无风自动,使得司机的声带发出了这样的震动声。

这是猎手。

陆绊很清楚。

它拟态成猎物的模样,发出求救,吸引猎物的同类,进而开始捕食。

如果陆绊和“猎犬”贸然过去,恐怕就会被它捕获,吞噬,融为一体。

这一片草地,恐怕都......

陆绊看到,在司机的脸上,伤口最严重,血液最密集的地方,那绿草之间,长出了一朵洁白无瑕的花儿。

一朵,两朵,三朵,他的尸体骤然成为了一片小小的花田,那些纯洁的花儿就这样绽放,构成了一幅绝美,也是极为惨烈的画面。

“我们快走,回到路上。”

陆绊本能感觉到了威胁,他示意“猎犬”往回,可当他们转头,却发现,那些草似乎又长高了一些,彻底遮蔽了巴士的车顶。

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,周围的草没有任何区分,在这幽暗的夜晚,陆绊只能知道巴士大概的方向。

“不管了,走。”

但留在这里的危险显然更大,陆绊手中撬棍一扫,将那些荧光闪烁的草木击倒,他走进了那些越发高耸的草木之间。

泥土和青草的气味变得浓烈起来,就好像生物为了捕猎而开始的准备工作,某种诡异的氛围酝酿而出。

陆绊和“猎犬”艰难前进,手电筒在这样密集的草地里几乎不起作用。

他感觉那些草似乎在主动生长,试图钻进自己的衣服里,钻进皮肤之下。

在没有方向,没有尽头,没有光芒和没有声音的草地里,死亡正在滋长。

“你们在哪?”

“猎犬”高声叫了一句,几秒后,从一个方向,传来了回应。

“在这里,这、这里有、有点问题!”

是石头颤抖的声音。

陆绊捕捉到了那声音的方向,转动身体,艰难地在不断生长,不断变得密集的野草之间行动。

片刻后,陆绊和“猎犬”终于冲破了障碍,看到了巴士的车顶。

“到了。”

陆绊叫了一声,回身看向“猎犬”。

这时,他看到,猎犬那之前受伤的左手,已经被绿色的青草覆盖。

那代表生命的绿色,此刻亦是恐惧的象征。

*

感谢大家的收藏,投票,打赏,支持!

求票!

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