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91 章(真相。)(1 / 2)

太子失忆后 雾矢翊 4832 字 1个月前

三皇子久久未言,他已经被这件不为人所知的皇室秘辛惊住。

商先生掩嘴咳嗽一声,喝了半盏茶,说道:“现下,三殿下应该明白了罢?”

三皇子有些涣散的目光缓缓地聚集在他脸上,沉声道:“所以,皇祖父当年贺崩之前,遣走所有的暗卫,目的便是为了让你们日后杀了父皇和太子?让秦氏的诅咒消失?”

说到这里,他猛地一怔,想起太子妃嫁进东宫三年,肚子却一直没有消息。

然而不管朝臣如何上书让太子纳侧妃,好为东宫开枝散叶,太子却不予理会,连父皇和太后都没理,待太子妃如常。

难不成也是与这诅咒有关?

他们不想让太子妃生吗?

三皇子又想起太子从小到大的事,太子的脾气不好,小时候动不动就对宫人抽鞭子,父皇却一直护着他,甚至为他收拾烂摊子,不让太子的坏名声传出去。

如果太子因为诅咒,时时刻刻饱受头疾之苦,脾气差倒也能理解。

如今太子仍是没有孩子,代表太子仍承受头疾之苦。

他好像有些明白姬昙之那话是什么意思,如果太子一直饱受头疾之苦,他确实活不长。

病弱的男人笑了笑,云淡风轻地说:“这是先帝的遗旨,我等不过是奉旨行事。”

暗卫一生只会听令行事,没有自己的和情绪,纵使主子不在,他们亦要忠心耿耿地完成主子的遗愿,直到死亡为止。

这是他们作为皇室暗卫的宿命。

先帝曾经饱尝头疾之苦,对秦氏的诅咒厌恶非常,认为它不应该存在。

是以在他的嫡长子出生后,虽然先帝得以从诅咒中解脱,但他却并未对嫡长子怀有歉意,反而厌恶这个带着秦氏诅咒而生的孩子,恨不得他去死。

可惜当时无上皇还在位上,先帝还不是皇帝,有无上皇盯着,先帝根本无法动手。

直到无上皇驾崩,先帝得以继位时,嫡长子身边已经有暗卫守着,想要动手并不容易。先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嫡长子作为太子,慢慢地长大成人,心性、手腕、能力越来越强,甚至威胁到他的皇位。

姬昙之慢慢地喝着茶,垂下眸子,没有看他们。

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。

虽然先帝的暗卫选择了他,但他们并未透露这种皇室的秘辛,只是想将他作为一把刀,用来对付昭元帝。

对此,他并不在意。

暗卫利用他,他又何偿不是在利用暗卫为父母报仇。

见三皇子久久不言,商先生和煦地道:“事到如今,三殿下不会反悔了罢?”

姬昙之抬眸看向三皇子,神色冷淡。

借着宣仪郡主与三皇子是未婚夫妻的关系,他一步步地将三皇子拉到自己的阵营,诱使他加入自己的复仇计划。他对三皇子没有丝毫愧疚之情,若是三皇子自己不想,他也没办法将之拉进这桩复仇计划之中。

三皇子没有作声。

他是想将太子拉下马,但从来没想和父皇为敌,不过是想利用姬昙之,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利。他知道姬昙之对父皇有恨,但凭姬昙之的本事还无法伤到父皇,也是笃定这点,所以可以决定与他合作,先解决太子。

可若是有先帝的暗卫在背后操作这一切,那又另当别论。

三皇子在心里苦笑。

他也说不清现在是什么心情,后悔?有一点,却也不多。

他可以设计弄死太子,但却从未想过对父皇出手,这是他为人之子最后的坚持,不愿做那弑君弑父之人。

可现在,已经由不得他退缩。

半晌,三皇子深吸口气,定定地看着商先生,冷静地说:“父皇身边的暗卫高手如云,你们想动手可不容易。”

商先生笑了笑,“我们是暗卫出身,自然懂暗卫的本事,知道如何引开他们!”顿了下,他继续道,“既然决定在今晚动手,我们自有万全之策,这里有一条通往皇上所在寝殿的地道,我们可以直抵皇上那儿……”

加之现在天气恶劣,届时不管是暗卫还是内廷禁卫,要赶过来救驾可不容易。

三皇子的神色再次变幻不定。

终于,他仿佛作了决定,说道:“安国公带领的五军营可以调拨一支人马过来。”

安国公是三皇子的外祖父,与三皇子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自然也希望三皇子将来能登上那位置,惠及安国公府。

他是个老狐狸,心眼颇多,对朝堂上的事颇有见地,越发清醒地意识到太子的能力。

可惜太子对他们这些世家勋贵没什么感情,甚至隐隐有削弱的念头,安国公自然不愿意见到这结果,越发的对太子警惕,也更希望将来坐上那位置的是自己的外孙。

如此,安国公自然也想拼一拼。

对于这点,商先生和姬昙之都是清楚不过,听三皇子如此安排,倒也没有太过意外。

商先生笑容温和,“多谢三殿下,合作愉快。”

姬昙之站起身,含笑道:“既然三殿下愿意出力,那再好不过。”

见三皇子拿出了他的诚意,商先生和姬昙之自然也不会吝啬,将他们的安排告之。

这次行动,除了先帝的暗卫外,还有一支约五千人马的镇将士。

姬昙之作为镇国将军之子,也有一批忠于他的镇,这些镇是上个月从西南回来的,他们分批秘密进京,目前驻扎在京城外三十里的山谷,听令行事。

商先生会观测天气,发现这几日会下大雨,便让姬昙之将那些镇叫回来,如今他们在京城外待命,随时可以出手。

三皇子听罢,心里觉得安稳许多。

只是,当看到暗卫抱着昏迷中的康平长公主过来,同他们一起出发时,他皱起眉头。

“你们带着她作甚?”

商先生咳嗽几声,意味深长地说:“康平长公主是先帝最宠爱的嫡长公主,相信她应该很乐意为先帝完成遗愿。”

三皇子听得眼皮微跳,回想过去发生的事,突然意识到,他们计划已久,连自己都是他们计划中的一员。

他垂下眼眸,掩住眸中的情绪。

唇角不经意见微微地勾起来。

他们将他拉入这项计划中,又如何不是他的一个机会?

成了,他就是大禹的皇帝,若是不成……三皇子闭了闭眼睛,不愿意去想那后果。

夜渐渐地深了。

窗外的风雨声丝毫不见减弱,不过听那声势,就知道外面的灾情一定严重。

殿内四周点着宫灯,灯罩是用玻璃做的,整个大殿灯火通明,格外明亮。

昭元帝坐在案前批阅奏折,旁边还堆着一叠的奏疏。

这两天下大雨,肯定会有不少地方受灾,加之先帝墓碑被雷劈,导致今儿送过来的奏折不少,都在提这两件事。

李忠孝见夜深了,皇上还没有歇息的意思,便让人去熬碗热汤过来。

夜雨天凉,特别这时间已经不早,本应该歇息的时候,却因大雨带来不少麻烦,皇上无法歇息,不知道还要忙到什么时候。